3万学员、学费近2亿元,遍布多城的知名驾校,为何“一地鸡毛”?

今日视点新闻 2020-09-26 11:31:32 央视网 分享

  央视网消息:曾经广告遍布广州、深圳公交车厢、公交地铁站牌等处的“猪兼强”驾校,目前因资金被冻结、融资增资未到账等原因,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不仅导致学员无法正常练车,更拖欠员工、教练工资,最终被走投无路的员工向法院申请破产。

  3万学员被坑近2亿元

  在深圳一处学车练习场,记者见到了曾经在“猪兼强”驾校当教练的熊先生。据他介绍,自己在2019年4月和猪兼强驾校签署了劳动合同,当时双方约定每个月底薪4000元,并根据驾考学员拿证数量进行业绩提成,合同周期为一年。然而让熊先生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仅拿到了1个月的工资,从去年6月起,猪兼强驾校则再也没有向他支付相应报酬。

  相比熊先生,在深圳从事驾培行业长达20多年的顾先生在谈起猪兼强驾校时,显得格外气愤。顾先生说,自己一直以来都在从事驾校的管理和运营,2018年10月份,深圳猪兼强驾校突然找了过来,想通过顾先生驾校的线下场地和车辆优势,来进行从线上到线下的合作。

  为此,他们从2018年11月起签订了多份合作协议,涉及车辆租赁、场地使用费等多项内容,共计人民币771.48万元。让顾先生气愤的是,直到今天,猪兼强驾校分文未付。

  而对于众多在猪兼强驾校报过名的学员而言,大多数至今都还没有拿到驾驶证,据不完全统计,猪兼强公司还有在册学员约4.24万人,已消化学员约0.9万人,未消化学员约3.34万人,待退学费约2亿元。

  据了解,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20年7月16日,裁定受理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此外,猪兼强公司关联企业“深圳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也已于2020年7月27日同步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

  用户补贴与广告投入耗尽现金流

  2014年成立的网络驾校猪兼强,曾经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整个驾培行业,事实上,在此后几年也确实一路获得了众多资本的青睐,并在多地设有分校,是什么原因让它落得如此尴尬的境地呢?

  深圳锦辉驾校总经理李卫告诉记者,一个学员的培训成本在5000元左右,互联网驾校的招生主要是以低价作为噱头。互联网驾校以3000多元的收费,没办法满足学员培训的成本。

  在业内人士看来,猪兼强驾校前期通过低价策略招生,公司要进行大量补贴,这极大消耗了现金流,并且随着名声的打响,为了更进一步做大市场占有率,大量广告的投入,则是压倒猪兼强的又一根稻草。

  最后,随着资本的撤退,原本掩盖在低价之下的质量问题也被挖了出来。从2019年开始,关于猪兼强驾校的投诉开始多了起来,被投诉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不止是被投诉,猪兼强的广告投放也出现了问题,因涉嫌虚假宣传,被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通报。

  猪兼强深圳互联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如今早已经人去楼空。据知情人介绍,不光是深圳的办公所在地,在总部广州以及其他城市的猪兼强互联网公司的办公所在地,也已经人去楼空。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