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小黄车追不上同行 却把退押金玩出了“花样经”

新媒发布 2019-11-29 14:21:36 第一财经 分享

  ofo小黄车(下称“ofo”)近期上线“ofo返钱”活动,号称“无需排队,提现押金”,并表示目前已向用户返利近700万元。打开ofo应用页面会发现,电商这一业务已与ofo深度绑定——包括开屏电商广告、主页面中会跳转至京东等平台的“好物推荐”、“ofo返钱”里各品类的购买入口、话费充值等业务。

  具体到此次新上线的“ofo返钱”,具体步骤是——首先点击“一键授权并兑换”199/99押金转移到ofo返钱;第二步打开ofo返钱跳到淘宝、京东购物,购买成功后可提取相应押金+额外获得现金奖励。

  该方式本质即通过ofo返钱在第三方平台购物后,ofo返钱以返利等形式奖励给用户,此部分金额在“我的现金”处查看;或通过ofo平台的押金进行等价兑换。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笔钱可没那么容易拿到手。一方面,根据“ofo返钱”兑换规则,“用户无法要求只将ofo押金中的部分金额转化为可提现余额”,“一旦用户授权同意参加活动,押金转为‘ofo返钱’的同等账户余额,兑换之后,视作对用户放弃对押金的索取,ofo平台对骑行押金不再具有规划义务。且押金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平台押金。”

  另外,ofo同时提高提现门槛,99元、199元押金用户最多可提现的次数分别为5次和10次,累计提现次数用完后,累计返现20元只可提20元。即用户返现积累金额达到100元/200元时,才能获得99元/199元押金。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ofo返现”商品,59.9元坚果礼包返现2.1元,548元波轮洗衣机返现19.18元,而另一品牌的波轮全自动洗衣机返现3.15元,毫无规律可摸索。但要满足积累100元/200元的返现金额,按照平均返现比例计算,用户至少需购买数千元产品。

  针对ofo返现押金合同变更中存在的潜在法律风险,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ofo的这一操作首先是违反合同义务的行为。变更退款流程,是对合同内容的实质性变更,合同内容变更需要取得合同相对方的同意,擅自变更违反合同法第六条诚实信用原则和第八条依合同履行义务的原则。

  上海市金石律师事务所史自强律师告诉第一财经,首先押金的性质是不能变更的,他的所有权属于每一个ofo的用户。也就是说,ofo在退押金时不应当增加额外的附加条件,现在ofo的这一行为是加重了消费者一方的负担。

  加重负担的同时没有给予用户更多的权利,那么这种负担就是不合理的。根据交通部《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第十二条中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记者注意到,ofo返现活动上线后,其页面上的“用户累计返利”持续停留在6995979的数字上。

  针对ofo退押金新套路,网友们似乎也并不买账。不少用户提出质疑,认为ofo的“天天返钱”是否存在强制消费行为,以及是否涉及相应的法律风险。

  针对潜在法律风险,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ofo的这一操作首先是违反合同义务的行为。变更退款流程,是对合同内容的实质性变更,合同内容变更需要取得合同相对方的同意,擅自变更违反《合同法》第六条诚实信用原则和第八条依合同履行义务的原则。

  其次,限制消费者只能在指定电商平台消费的行为,是强制消费。强制消费也称强制性交易行为,是指公用企业或者其他依法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的经营者的商品,排挤其他经营者的行为。

  在上述人士看来,ofo返钱活动潜在风险在于,如果电商平台和ofo之间产生矛盾,终止合作。那么即使消费者在电商平台花了很多钱,消费者是不是提现也要排队?在押金都无法退还的情况下,返钱的承诺如何让用户信任是一大问题。同时,如果出现返钱困难,消费者在指定电商平台购买东西遭受财产和人身损害,究竟是追究电商平台责任还是ofo方责任也是模糊的。

  实际上更早之前ofo已尝试通过各种方式“退押金”。今年2月,ofo的客户端 App服务的栏目里出现一个名为“折扣商城”的新选项。点开折扣商城会出现一个“升级”页面: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选择将押金升级为金币,99元押金可以升级为150个金币,199元押金可以升级为300个金币。

  去年11月,ofo与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网贷合作,99元押金用户可以升级为PPmoney新用户,同意将押金转为这一平台上的100元特定资产,锁定期为30天,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获取相应本息。

  这一策略被用户质疑ofo变卖用户个人信息,之后PPmoney下线该合作渠道。

  更早之前,ofo还尝试过做车身广告、利用大量流量做内容以及接广告等变现方式。

  针对于事件的核心矛盾押金问题,此前交通运输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六部门联合印发《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试行)》,《办法》针对押金问题表示,对用户资金收取,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

  在ofo还深陷退押金泥淖的时候,作为曾经血拼竞争的同行们,纷纷走上了涨价赚钱的“正途”。

  今年3月以来,包括摩拜、哈罗、小蓝在内的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宣布调价,起步价从每30分钟1元,调整为每15分钟1元;到11月,摩拜再次提价,起步价提升为1.5元,时间只有15分钟,超过后时长费为每15分钟0.5元,这样算来一小时的骑行费用将达到3元。

  如今,ofo创始团队人员已散落天涯,ofo原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开始独立创业名为“BLANK”的消费品牌,主要生产销售快消产品;,ofo原联合创始人薛鼎创业共享住宿;ofo核心人物创始人戴威自从被做出“限制消费令”后,便从公众视线消失。


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